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婚夜我錯把小姨子給上瞭

5、見利忘義,沒原則之人;6、不守信用,求救時可憐,得勢時可惡之人;?????????上班 5、見利忘義,沒原則之人;6、不守信用,求救時可憐,得勢時可惡之人;?????????上班
我老婆有個孿生的妹妹,弄得我經常哪個是姊哪個是妹都分不清,上演瞭不少的尷尬和笑話。



  我們剛談戀愛的那陣子,由於不知道她還有一個孿生的妹妹,所以有一次在大街上碰見她的妹妹和一個男人手挽著手時,我差點就沖上去將人傢打瞭,幸好當時還比較理智,躲在後面打她的手機,結果發現接電話的人不是眼前的那個她,也就從此知道瞭自己熱戀中的人還有一個復制品。

  可她妹妹的男朋友就沒有我那麼理智和克制瞭,一次我正和女朋友在公園遊玩時,突然就被他從後面襲擊。剛開始我還以為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們竟也被人搶劫瞭,直到他指著我的女朋友大罵,你這個賤貨,腳踏兩條船時,我才明白打我的這位帥哥認錯人瞭。於是,我說,誰腳踏兩條船瞭,你說話要有依據,不要胡說八道。一邊地女朋友也說,你這個人真奇怪,誰腳踏兩條船瞭,莫名其妙。打人的帥哥見我女朋友這麼說,就氣不打一處來瞭,欲要沖上來顯威風。

  我頓時也感到極為惱火,便忍著剛才被打的疼痛橫檔在那位帥哥的面前,與他PK。身後的女朋友大聲地喊: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方雯人呀,是的話就給我住手。帥哥的拳頭突然就定在瞭半空中。可我的拳頭卻沒有定下來,重重地從他的左邊臉打過去,然後砸向鼻梁。帥哥的鼻子流血瞭,但他似乎沒有因此而惱怒並向我回擊,而是一面抹去從鼻孔裡流出來的鮮血一面問,難道你不是方雯?女朋友說,方雯是我妹妹,我是方影。我補充說,我們剛才都已經說瞭,說話要有依據,不得隨便亂說,不然會後悔的,你還不信。

  帥哥說,你們兩個怎麼長得這麼相像?我說,她們兩個是孿生姊妹,能不像嗎?帥哥很驚詫地說,她怎麼不跟我說她還有一位孿生的妹妹呢?我女朋友說,你又不問,我妹妹怎麼會告訴你,我之前也沒有告訴過他的,是他自己發現的。事情弄到此,我連忙向他道歉,說真不好意思方才停不住手,把你打得鮮血直流。帥哥忙說,沒關系沒關系,方才是我先失禮瞭,道歉的應該是我。

  這是我們熱戀時遭遇的兩次誤會。後來我們兩個實在分不清誰是姐姐誰是妹妹瞭,她們兩個就告訴我們辨別的“秘密”,那就是方雯的右耳根有一顆痣,而方影沒有。但這也有一個問題,我們不可能每一都得去看對方的耳根來辨認人吧?隻是,想來想去的確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瞭。一般情況下,孿生的兄弟或姊妹兩,外表長得雖然都一樣,但性格或者愛好等總有某一方面有差別的,但她們姊妹倆卻沒有任何的差別,連平時的一舉一動以及說話的語氣等都一模一樣。

  鑒於害怕認錯人,平時在大街上遇見對方時都不敢冒昧地認。而她們姊妹倆,不論是姐姐還是妹妹,遇到我們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人時,那種一驚一乍的表情以及說話的口氣都是同一個版本復制的,害得我們有時候不得不問她們你是方雯還是方影,結果她們總喜歡故意說反,把方雯說成方影,把方影說成方雯。有時候憑著自己的感覺和判斷,已經知道對方是誰瞭,但當對方說不是時,又開始動搖瞭。當然,隨著交往的加深,我們還是分辨出瞭她們姊妹倆的一些微妙的不同,但即使這樣,有時候還是認錯人的,比如新婚的那天晚上,我就錯誤地拉著妹妹方雯進入洞房。

  當時,在鬧洞房前,不知哪位兄弟們出瞭一個臭主意,說她們姊妹兩長得這麼像,他們都人不出來瞭,以檢驗我們的愛到底有多深,看看我是不是能認得出哪個是自己的新娘哪個不是。結果鬧房的兄弟姐妹們把她們兩個打扮成一模一樣讓我在十秒鐘之內選出自己的新娘。我當時雖然頭腦有點暈,但我還是比較清醒地記得妹妹的右耳根有一顆黑痣而我老婆是沒有的,我可以以此來辨認。於是,我隨便抓瞭一個,然後裝作擁抱狀地偷瞄她的右耳根。真是謝天謝地謝老天爺,我這麼隨便抓就中瞭,她的右耳根沒有那顆黑痣。

  兄弟姐妹們都一致地問我說,你認為她就是嗎?我很肯定地說,是。而此時的她也正脈脈含情地向我送秋波,意示著我選中瞭。我感到很驕傲,雖然此時此刻的我眼睛開始有點兒花,但我居然還是選對瞭。

  兄弟姐妹們一起將我們送入瞭洞房。可是,在我們進入洞房沒幾分鐘之後,我卻聽到瞭房門被敲的山響。我心裡在暗暗地罵他們,這群流氓,安靜一下不行嗎?敲什麼鬼門?洞房是這樣鬧的嗎?

  我借著酒勁,將自己的新娘子抱到瞭床上。可意外的是此時新娘子突然不與我配合瞭,與我反抗瞭起來,甚至還說,你不能這樣。我說,我為什不能這樣,咱們不是早就已經這樣瞭嗎,今晚這麼高興怎麼又不能這樣瞭呢?對方見我執意要那樣,就說,我不是方影,我是方雯,你是我姐夫呀,你。

  聞聽此言,我頭腦突然就不暈瞭,說,“怎麼可能!方雯右耳根有一顆黑痣,而你沒有呀!”“誰說沒有呀,你再看看清楚。”我連忙湊上去看,天呀,真的有一顆黑痣呀,剛才他們用什麼東西塗上去的?我說:“糟瞭,那現在怎麼辦?”方雯說:“你就裝醉吧,倒在地上,然後我開門出去。”看來時下也隻能這樣瞭,我隻好“醉倒”在地。

  方雯開門出去瞭,我知道真正的新娘子進來瞭,但我必須裝作不知道,我要裝醉,裝得逼真。新娘將我從地上扶起來,我一面裝著不讓她扶一面裝著說“酒話”,我說,你、你、你別碰我,你碰、碰我就不對瞭,我知、知、知道我我的新娘子還、還在外面,我剛、剛才是故意認、認、認錯給他他、他、他們看的,讓他們樂、樂、一樂,還、還以為老、老、老子真的弄錯瞭呢。

  老婆強行地抱緊我,將我拖到床上,給瞭我一個火辣辣的吻。我知道我成功瞭!
酒店女人是不習慣有什麼不滿就發洩出來的,往往為了不想破壞感覺與關係,多半會先採容忍的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